清蒸枫叶糕

我在这里留下曾经活过的痕迹,谢谢你的喜欢。

树不子百合协会:

如标题,这里是QQ群树不子百合协会877348573)的集体账号


  



  

该账号通常由@清蒸枫叶糕运营


  



  

群规请看我的转载,有意加入者请认真看看群规


  



  

链接在这里:树不子百合协会入群须知 


  



  

我在群宣里说过了,这个群既是CP群,也是聊天群,但我敢保证,我们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分享四处搬运来的CP粮,或者举办各种小活动自割腿肉


  



  

如果你只看见了群友的沙雕聊天,而忽视大家找粮和产粮的辛苦


  



  

如果你不想看群友的聊天,觉得烦,因为你只想吃粮


  



  

那么请你不要加入,请你尽早离开


  



  

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会卑躬屈膝,因为我完全不需要一个空虚的群人数,那一点用都没有


  



  

听好了,我们是人,不是为了你服务的,搬粮和产粮的机器


  



  

不要因为你的【没看见】,就给我们扣上【整天水群】的帽子


  



  

这是一个如果没什么好讨论,大家让群安静好几天也不会介意,热闹起来又很热闹的地方


  



  

因为有人说喜欢它少有的干净纯粹,所以我才会去守住这一块小热土


  



  

我接受切实的建议,拒绝无端的谩骂


  



  

我会在群员确实没有犯错的情况下,保护他们


  



  

——枫叶


  



  



  



  



为失恋的友人挑选了材料并配了音。


两个角色都是我,应该蛮明显的?


开始声音练习已经过了接近半年,配得不是很好,希望自己能在某一天成为真正的深夜主播。


让我拥有能够陪伴这些深夜诗人安然入睡的能力吧。

【RW】生如冰花(第三章)


前文链接: 


第二章 



古朴的小酒馆,木质装潢中保留着历经时代更迭后遗存下来的厚重气息。


举杯咽下酒水,仿佛只要闭上双眼,就能一睹曾经酒客们在此欢闹的情景。


今日亦同昨日,觥筹交错间,放下了戒备的人们总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它或许虚幻,或许真实,但总归不是什么坏东西。


“好的,在这里签名登记入住……这是你们的房间钥匙。”


入住的手续出乎意料的简单,Ruby和Weiss将本来打算用来隐匿身份的伪造证件慎重藏好,仅以改变了姓氏作为伪装,签下了名。


“喝吧,喝醉了再好好谈谈,再怎么样的感情问题都能翻篇。” 


亲自拿来两大杯啤酒,Gordon将它们各自推向Ruby和Weiss面前,之后便前去后厨忙其他的事了。


“用不用给你拿一个高脚杯?”


Ruby笑着打趣道。


 “用不用给你拿一整桶啤酒?”


Weiss毫不示弱。


 “不了不了……”


Ruby吓得缩了缩脖子。


她并不喜欢喝酒,特别是啤酒。


究竟有多不喜欢呢?不喜欢到即便只是抿了一口最上层的白沫,都能让她皱着眉吐舌半天,并最终愤怒地将它们让给自己的姐姐。


【小孩子的舌头。】


之后就被正在优雅地转动手中的红酒杯,满脸得意的Weiss无情地嘲笑了。


“话说回来,这个量……还真是令人头疼。”


Weiss露出了有些困扰的神色,她通常喝的是葡萄酒,需要应酬时虽然会多喝,但也都是少量多杯……眼前的喝酒方式实在过于粗犷。


“刚刚的那个人……Gordon对吧,明明说要帮我们调解,可是现在一下子就没影了。”


Ruby在无人的邻桌上找到了手写的菜单,指尖逗留的地方就是她感兴趣的菜品。


Weiss在一堆肉类食品中找到了沙拉:“也许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感情问题是喝醉后来上几发不能解决的。”


“嗯,对——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


Ruby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嘿,别那样看我。”


Weiss不大自在地揉了揉鼻尖,耳垂红了一些:“偶尔我也能说一下这样的话吧,像你们一样。”


“噗……但你千万不要在你姐面前这么说,不然她会杀了我的——用眼神。”


似乎是发觉这种事的确有很可能会发生,Weiss哼了一声,把菜单交给了服务生。


“好的,现在我们应该稍微商讨一下我们的‘旅游’行程了。”


“在这里吗?”


Ruby指指周围,做着口型。


开家庭聚会的,开联谊会的,工作完来解乏的……酒馆内时而安静,时而吵闹,声音一高一低,此起彼伏。


呆在这里,像是置身于一个小型的演唱会。


事实上,也确实有人在纵情歌唱。


这里怎么看都不适合讨论大事。


“记住什么是‘生活感’,Ruby。”


Weiss向前伸手,撩动Ruby挂在耳边的新月玫瑰:“这个东西只是我送给你的挂饰,它最有杀伤力的功能只有打开瓶盖。”


它不是武器,我们也不是猎人。


“那去爬山吧,穿上我们新买的登山装!”


Ruby很快进入了角色,她用旁边的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说着:“也许我们可以买上一些食物,之后在山上野餐。”


右边刚刚坐下的一众客人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其中的一位老者开了口:“等一下,你们想去爬山?”


她们点点头。


“千万别去从这里出去后处于东边的那座山。”


老人耸动染上了霜色的双眉,他喝了一口酒:“那是我们的圣山,不可以侵犯它。”


“圣山?”


“对,Thenea女神守护了我们很长——”


“你们就只知道跟外人说这个吗?”


同桌的一名女士突然插嘴。


她看起来有些苍老,黑色的头发跟眼神一样黯淡无光,它们毫无生气的贴合在脸上,像是一簇即将干枯腐烂的藤蔓。


“我的名字是Eartha,你们好。”


不知道为什么,Ruby总觉得那个人在看向她们时,眼睛里似乎稍微有了一点光。


“Ruby,你好。”


“Weiss,初次见面,你好。”


“孩子们,我想我有必要告知你们一些可怕又危险的事——”


“Eartha!”


被打断了话的老者愤怒地重新开口:“作为村民,我们应该告诉外来者的是这里的文化、传说,而不是给她们带来恐惧!”


恐惧?


Ruby和Weiss假装漫不经心地吃着喝着,同时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恐惧?人类之所以会感到恐惧,是因为无知!”


“胡说!如果你也信仰女神,神的庇护会让你不再恐惧!”


“我当然也信仰过她!”


Eartha猛地一拍桌子,在晃动中没站稳的酒杯摔在地上,吵闹的酒馆一下子安静下来。


“但是……”


她哽咽着,用双手捂住面容,嘶哑的声音从指缝挤出来。


“但是,真正仁慈的神明,会逼迫我们献上我们的爱子吗……?”


原本正准备冲出来阻止争吵的Gordon听到这句话,顿时愣在原地。


在场的客人之中,也有几个人低下了头。


“Eartha姨妈,您喝醉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与争吵的双方同行的几位应该都有血缘关系,他们搀扶着那两位已经陷入了沉默的人,向全场人鞠了一躬,离开了。


见他们离开,Ruby看了搭档一眼。


Weiss则回以轻轻一笑,率先上楼去了。


结完了账后,Ruby很快也回到了房间。


“怎么样?”


“正在追踪Eartha女士。”


坐在床上的Weiss用黑布遮住眼睛,从手心升起的雕纹稳定地发着光。


目前她的视野,听觉,将与召唤兽共通。


“Aura不够要跟我说,不要勉强自己。”


“这次召唤的是超小型的,问题不大。”


虽然Weiss这么说了,Ruby还是坐到了她的对面,伸手触碰对方的手背。


她发现,那人总是略微冰凉的肌肤现在却非常的温暖,甚至有些烫。


是摄入酒精后的影响?还是太过紧张?


她将视线移向打开的窗户。


【我想试着利用超小型的召唤兽进行监听和追踪工作。】


某一次在训练室中,召唤出了仅有指头大小的骑士后,Weiss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Ruby听了,欲言又止。


【Ruby,你知道微型机器人的弊端,我们被那玩意儿害过很多次了。】


感叹着科技的进步之困难,一向推崇科技的Weiss选择了开发自己的能力。


经历了多次训练,现在是第一次实战。


会不会很累啊?


稍稍感到担心,Ruby盯着Weiss的脸,凝神。


“Ruby,找到位置——呀?!”


Weiss忽地扯下布条,两人大眼瞪小眼,双双被对方吓了一跳。


“你离我那么近干嘛?!”


“我,我担心你啊!”


“……好吧好吧。”


接过递来的纸笔,Weiss很快绘制出了Eartha的住址所在。


“辛苦啦,还好离得挺近的,明天去拜访吧。”


Ruby在Weiss身边躺下,打了个呵欠。


“喂,一身的酒味,洗了澡再睡。”


“我喝醉了,不可以用热水洗澡的。”


她顺势搂上Weiss垂下来的手。


Weiss则翻了个白眼:“那你用冷水。”


“太无情了!”


“啧,再不然就一起去——”


“可以。”


秒答完毕,Ruby立刻起身去行李箱那儿找替换的衣物了。


“???”


头上冒出三个问号,Weiss就那么呆呆地看着Ruby开开心心地走进浴室,然后还非常欢快地探出头冲她招手。


“……算了。”


认命地为自己的随口一说负责,同样拿好衣服,顺便从Ruby的箱子里帮那个人拿出几个橡胶制的小黄鸭,Weiss拉开了浴室的门。


扑面而来的白烟马上影响了她的视野。


“Ruby.Rose!我们是洗澡!不是煮汤!你要杀了我吗?!”


“天,这真不是我的错!”


披着一大张浴巾,Ruby一边甩着脑袋上的水,一边从烟雾中走出来。


“他们没控制好水温,可能是下面的锅炉出了问题。”


她皱着眉抱怨道,很不爽的样子。


“你是不是……噗……”


莫名其妙地感到有趣,Weiss掩唇憋笑。


“是啊,差点把头发烫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还是人吗?


Ruby瘪着嘴注视着抱住肚子笑出了泪的Weiss。


随后,她拿起了舀水的木勺,舀了一些滚烫的热水,再加了一些凉水。


啪!


Weiss的笑很快被迎面而来的温水盖住了。


“……”


吸饱了水的刘海耷拉至鼻翼,蓝眸眯起,她开始认真地思考,思考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出生,早点去拐了Yang的宝贝妹妹。


深呼吸过后,Weiss也抓起了一个木勺。


两个几近半裸的女子就这样在浴室打起了水仗。


结果?结果当然是平手。


“水温降下来了。”


Ruby伸手探了探水温,确认后才回头跟Weiss说。


“很好,符合本小姐的计算。”


用梳子将历经磨难却还是充满光泽的头发打理好,Weiss踏入浴池,让身体浸入温度适中的热水之中。


不管她刚刚做了什么,现在的她就是淑女的,Schnee家的人要在必要的时候保持优雅。


Ruby在小黄鸭成功入水后才滑入水里,背向Weiss,她询问道:“你觉得今天酒馆里发生的事可信吗?”


露出“你这家伙果然还是会问我啊?”的表情,Weiss耸了耸肩:“我持保留意见。”


“保留意见……真有Weiss的风格。”


“毕竟是陌生人,我可不会傻傻的全盘接受……你呢?”


“跟你一样。刚刚你说的没错,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这里的村民对‘设备遭毁’知情甚至参与了,我们就不能排除他们正在‘伪装’的可能性。”


“完全正确。”


Weiss笑了笑,她们的小队长的确成长了很多很多。


“Weiss不用微型机器人,也是担心会被破坏吧?”


“嗯,没错。”


“但是……”


Ruby叹了口气,连喜欢的小黄鸭也不愿玩弄:“如果那是真的,情况就更麻烦了。”


“……是啊。”


Eartha口中的“献上爱子”,指的应该是【献祭】。


信仰的力量能够让人强大,同时也可以使人疯狂。


【只要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神明,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不惜一切的极端追捧,往往会令人堕落为魔而不自知。


跟这样的群体纠缠,各方面的危险都超乎想象。


“队长,给你一个建议,在洗澡的时间暂时放下任务。”


“唔,也对。”


越想越觉得疲惫,Weiss把刘海全部夹起,用热毛巾清洗脸部。


长长的睫毛沾上了水汽,透过水雾凝成的薄纱,Ruby的后背就在面前。


那拥有流畅肌肉曲线的年轻肉体早已被多次的生死交战刻下了难以消去的疤痕。


虽然肌肤不再光滑,但这就是属于战士的躯干。


说实话,Weiss十分欣赏Ruby的身体。


首先,不算肌肉发达却结实抗打,在战场上的机动性相当的好,单兵作战能力出色。


其次,发育得恰到好处,经过锻炼后的肉体能够支撑起大量的衣服搭配。


是性感,还是有女人味……一时之间,Weiss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对队长的身体进行描述。


她张了张嘴,只觉得刚刚在追踪Eartha时Ruby搭在她手上的瞬间,那突然冒出来的高温现在好像转移到脑袋上了。


“我先出去,你继续。”


“诶?头晕吗?”


“……差不多。”


“记得好好穿衣服啊。”


“这还用你说?”


听到了浴室门关上的声音,确认队友已经离开,Ruby这才一头扎入水中。


露出半个脑袋,在水中吐着小泡泡,对于刚刚自己始终没有回头的做法,她既庆幸又有点儿不甘。


任务为重,藏不住的情思与渴望,还是先让它溶入水中,流向远方吧。


拔掉了浴池的塞子,擦拭着头发向外走去,她少见地再次叹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


杂谈,感谢你给的温柔

好久不见,我又要正式地重新开始写文啦。


最近,不好也不坏,成功举办了一个活动,然后也成功的和一个曾经有过几分尊敬的人不欢而散,不过结果好就好。


今天为什么发这条动态?因为在空间浪的时候看到了一条【今晚想要死去】的秘密,所以回复了三大段,得到的回应不错,小姑娘愿意活下去了,愿意脱离一个人的视线,活下来看一看自己神秘的未来了。


就这件事和我的那一位聊了聊,仔细想想我好像经常做出一些在各种【自杀预告】和消极动态下面一段一段地回复很多很多的事。


然后不可避免的,说到了我自己。


我这个人,劝的人多了,灌的鸡汤多了,尽管每次都说以后不管了,但最后还是忍不住,没有办法无视。


那都是鲜活的生命啊。”


我这么跟女友说道。


无论如何我也没有办法放弃他们,因为我明白孤立无援的感觉是怎么样的,我不想再错过。


但是,做一些事情,当然会付出代价。


本就压抑的精神在安慰他人时感到更加沉重,并且长久地受到影响。


安慰的次数多了,轮到自己被安慰时却早就知道对方会说出什么所以无法切实地被安慰,再加上我本身就是那种不喜欢让自己的不快影响到别人的类型,因此困难重重。


但我还是要说,我真的有无数次,想要死去。


在痛苦时依旧嘻嘻哈哈地调整自己只因拥有必须要完成的事,在意识到自己损害自己时用各种方法迫使自己停下来,在恢复理智后冷汗直流浑身颤抖,咬着唇思考自己是否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失去明天。


其实我,跟我一样的我们,想要的都是很简单的。


理性的分析已经在独处时自己跟自己说过很多次了。


我个人而言,我说出来了,我不是要你分析我的情况,告诉我怎么做,我比谁都清楚应该怎么做。


我是在说,救救我


一个拥抱,就够了。


一句“你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就够了。


这样一看,你似乎不能做什么,但你能做的也真的很重要。


我今晚就得到了一句“你活着真是太好了”,这样的一句话,虽然历经了一些曲折,虽然可能并没有什么,但还是让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我非常感谢,感谢你给我的温柔。


今后,我会用自己的方式继续着我曾经做过的一切。


等以后得空了,就听友人的话(友人:“你不如去卖声吧!”  我:“???”),试着开个电台好了,念念书,聊聊天。


如果我的声音真的能让人睡着,那就更好了,省得深夜总是想东想西。


相对的,希望从崩溃到愿意看向未来的那个,也能这么去做(但不是让你也去开个电台啊)。


我们不是大预言家,谁都不知道未来会有怎样的酸甜苦辣,你应该尝试着自己去感受一下,而不是让自己的生命为了某个不值得的人可悲地停下。


最傻的事就是企图用自己的死给本就不关心你的人留下心伤和阴霾。”


思考一下,这场生意,做得太亏了,不是吗?




树不子百合协会新年贺作

纪念我们的第一次集体活动

树不子百合协会:

前言:这个活动是在十二月份左右,由群投票投出大主题后单人或合作完成的,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活动,有建议还请指出。




我们的群号是:877348573




这次活动的主题为:魔幻




因为某些原因,一部分只能通过外部链接的形式呈现,还望理解。




RW:http://www.lofter.com/lpost/312fb8bd_1c77d2eb8




YB: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2a8699ebb88e3d8686f78e40f132bab2




CV: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d252fdd0aa46f5f6f6054f84c9541568




本群部分非创作者的新年祝福:




柠檬:



我是没有美白功效的柠檬檬!新的一年希望能慢慢成为像各位太太一样的人,为圈子产粮,最后祝大家像柠檬一样酸甜新鲜又爆浆!

龙龙:



我是从生下来开始就在给太太们打call的龙龙!!



有这么多太太产粮是真的太!开!心!辽!祝各位太太新的一年红红火火祝所有rwby同好万事顺意!



期待下一次活动!



布偶:



大家好,This is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会爆油的布偶。

快乐活动这里说,太太好看可爱多,前排柠檬打call call



White Fire:



大噶好,这里白的炎!也可以直接叫我白炎w因为入坑久潜水久加上之前上学管得严所以:我来晚啦!给各位赔个不是先!群里太太超多超幸福w俺是写文新手,所以写的可能不太好,但是这次真的在文字里倾注了对她们的爱!自我感觉超良好XD(bu)病毒肆虐也不能阻止我喜欢RWBY和迫切过年的心!在这儿给大家拜个年!今年也要一起继续喜欢她们!


挖掘机:




祝大家新的一年,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晦气散光光,嗑的CP都szd不sjd.




最后:




新年快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希望下一次参与活动的人会是喜欢这份贺作的你。

我希望你们可以大胆尝试很多事情,因为时间不会等待你,有些体验也许只会有一次,在那个时段的一次。



不要那么的卑微,努力跨出那一步的你是最强的。



今晚可以的话就更一篇方舟的龙羊。

【新年闭群通知】



由于新年的大活动需要群友共同策划,考虑到熟人效率比较高,因此在新年活动结束前不再同意任何人的入群申请。



感谢你的理解。

最近的生活挺快乐的,主要是跟可爱网友


P1是在群内讨论新年的产粮活动时的截图,滋儿哇滋儿哇的那位是最新加入群的宝贝文画手晨晚太太,P4-5也是她,十分的元气


P2-3是我的那位,为了给我可颂的皮肤愣是找人一起吃了六人份的餐点,然后被咖啡苦得不行哈哈哈…很谢谢她


还有其他内容没放进去,比方说每天跟我聊天,唱歌给我听,还送了我一堆Steam游戏的小可爱,比方说每天都能给我找一张沙雕图的小沙雕…我拥有的其实已经很多了


我之后会开一个合集,偶尔用来塞我遇到的有趣的聊天内容

我也是人,不可能只是写文的机器呀,请允许我分享一下生活吧x


大家也要有元气的生活下去,美好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比方说今早我出门散步时,看见了一大早就在收拾店面的花店小姐姐,她的笑容真的很阳光很漂亮


来年的暑假我会学吉他或者上绘画班,对声音的训练则会靠自己每天都进行

要争取做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很久没动方舟了,得知新活动是企鹅物流相关的,于是准备把游戏重新下回来。




但却在提前知道了内容后,不敢重新回坑。




记不住新角色的名字,黑角的天使,在空间看到那张能天使在她膝上睡觉的CG,一瞬间有一种心很痛的感觉。




……第一次产生了是否粉错CP的疑惑,因为至今为止磕的CP,写的同人文,虽然官宣的基本没有,但意外的,都相当的稳。




现在还能产快递组粮(非多CP向)的太太真的很伟大,心态也相当的好啊……感谢你们。

我又重新把LOFTER下回来了。




看完了上一条动态收到的评论…在这里统一回复,谢谢大家,我每一条都有好好看,每一条都有好好记住,非常非常的感谢诸位。




很想要每条评论都回复,但自己总是在需要表达感谢之意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明明是个文手…这一点非常抱歉。




现在我已经差不多摆好了心态,接下来差的是更好的文笔,最近我会在身体啊学业啊各方面状态良好的情况下优先填坑,如果要发新的文,也会单篇完结。




生活不易,但我爱你们。